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特工女老师任务失败
特工女老师任务失败
我的意识慢慢恢复了,脑袋昏昏沉沉又伴随着剧痛让我几乎不想醒来,但手臂和背部传来一阵阵麻痹和疼痛刺激着我快速清醒,我努力睁开眼睛,发现周围一片漆黑,手脚都被反绑着,由于血液不流通,已经完全麻痹,身上绕着一圈又一圈的绳子,“呜”我刚想出声,却发现嘴上被缠了厚厚的一圈布条,让我无法发出声音
  远处传来隐约的人声和音乐,让我迅速抓住了记忆的思绪,开始回忆……
  我是一个从事特殊职业的人,1年前我在大三实习时就被招募进一个组织,这个组织主要承接一些类似间谍的工作,但我们也不是真正的间谍,通常都做一些为对手窃取商业机密,或者ZF不方便出面调查的工作,我们通常称这个组织为“公司”,这份工作的报酬可以让我免于朝九晚五枯燥的工作,还可以让我享受优渥的生活。
  一个月前我完成了所有的特训,接到了自己的第一个任务,潜入一所贵族学校,这所学校被发现似乎有洗钱的嫌疑,但苦于没有证据,“公司”已经派了2位前辈潜入了这所学校,而我因为初出茅庐,所以只需要简单的作为内应,传递资料就可以了。
  一周前我作为美术老师,顺利应聘进了这所学校,今天中午在食堂吃饭时,我的另一位同事已经潜入一年的校长助理丽娜,把一个U盘交给了我,我只需要下午把U盘带走,第一个任务就算顺利完成了,但在我刚回到办公室,喝了口水,整理背包准备回去交差时……
  水!那个水有问题!有人在我水里下药了!
  一瞬间我的思绪理清了,我知道,我们被发现了。
  我努力排除剧烈的头痛,开始观察周边的情况,眼睛慢慢适应了浓重的黑暗,我应该是位于学校的杂物间,这里远离教室,周围几乎都没有人,很快我发现了墙角放着玻璃,我佝偻着慢慢站起身,但高跟鞋让我一下子又摔在地上,我踢掉了鞋子,强忍着腿部剧烈的麻痹慢慢向墙角扭动,来到玻璃边,我用椅脚狠狠的撞碎玻璃,然后捡起一片开始割绳子。
  就在我几乎全部脱身时,突然走廊里传来的脚步声,我刚把嘴里的布条拿下,门就开了,教导主任和一个黝黑高壮男人就走了进来。
  教导主任走进来就打开了灯,瞬间的强光让我眼睛几乎都睁不开。
  教导主任脸色铁青的看着我,一声不吭我强自镇定了一下说“李主任,你们这是什么意思?”
  “小瑶啊,你还要装傻吗?”李主任边说边往前走了两步。
  “我不懂你的意思,你们这样做是犯法的”我继续装傻,同时观察着地形,寻找脱身的机会。
  “嘿嘿,谁犯法还不知道呢”李主任怪笑着又往前走了两步。
  我暗忖:多说无益,快点跑才是真的。想到这,我把手中的玻璃碎片向门口那个黑大个甩了过去,然后一个箭步上去给李主任裆下就是一脚,李主任往边上一倒,我一脚踢空,但也顾不上他了,直接冲向门口,谁知脚下没注意,踩到一块木条,一股麻痹感袭来,腿一软,就摔倒在地,还没等我起身,门口的黑大个就冲上来把我死死的按在地上,光是体重就让我无法动弹了。
  李主任回过神,冲上来狠狠的给了我两个耳光,瞬间打的我眼冒金星,加上迷药的药效未过,我眼前一黑,又昏了过去,隐约就听到李主任说“带过去吧”。
  等我再次缓缓醒来,已经过了不知多久,我躺在厚厚的地毯上,脸颊生疼,我想起身,却发现四肢酸软,根本使不上劲,我定睛看了看周围,这里是李主任的办公室,我面试的时候来过,厚厚的窗帘让我无法分辨现在的时间。
  “啊”我挣扎着抬起头,却又重重掉下。
  “嘿嘿嘿,醒了?”一声奸笑传来,我转头发现,李主任居然就一脸猥亵的坐在办公桌后面。
  “你到底想怎么样?”我有气无力的说道“小瑶啊,从你进来第一天,我就知道啦,你也不想想,我们这种贵族学校,怎么会要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来做老师呢?”李主任慢慢的说着“你呢根本不知道,你们的一举一动,我们早就掌握了,现在是给你机会,你好好说出来,免得吃苦头”李主任踱步走了过来,蹲在我身边。
  “有本事就弄死我,少给老娘来这套”一时之间我也没想出更好的说辞,只能逞强的说道。
  “啧啧,你们现在的年轻人都不懂事,什么老娘不老娘的,你还很年轻嘛……”李主任一脸的淫笑,让我看了作呕,恨不得立刻能起身给他一拳。
  “我现在是给你机会,只要你说出来,是谁把U盘给你,我可以在校长面前给你说说情,真的追究起法律责任,也算你戴罪立功”李主任边说边伸手摸了摸我的头发。
  我顿时感到一阵恶心“呸!你们现在这种行为,足够你们吃一辈子官司”
  “还真是嘴硬啊,看来不给你点苦头吃吃,你是不知道姜是老的辣……”李主任说着,手慢慢从我的头上划过我的脸颊,摸到我了胸上,我顿时感觉羞愤难当,脸涨的通红。
  “你,你别乱来”我颤抖着说李主任终于从我眼睛里看到了一丝恐惧,不禁笑的更淫邪了。
  “小瑶啊,从你第一次来面试的时候,我就很喜欢你,虽然我知道你图谋不轨,但我也很难拒绝这么漂亮的脸蛋和洋溢着青春的身体啊”李主任边说边开始解我的扣子。
  “不要啊,滚啊,救命啊……”我拼命扭动的身体,语无伦次的喊着,奈何不知道他们给我下了什么药,浑身一点力气没有,我拼命抬起手臂,无力的试图拍掉他的手。
  西装下的衬衫一下子被拉开,黑色的胸衣露了出来,可恨的是我的胸衣还是从前面扣上,李主任轻松的解开了我的全部防御。
  “啧啧啧,奶子是又大又白,奶头这么粉嫩啊”李主任淫笑着疯狂的揉捏我的胸部。
  “求求你……不要啊……呜呜……不要啊……求你了”我拼命的哭喊挣扎着,但仿佛更加刺激了李主任那男人的兽欲。
  李主任俯下身,一口就含住了我的乳头,顿时一阵酥麻如同电流般划过我的全身,我不禁浑身颤抖了一下“太甜美了,跟外面那些骚货就是不一样”李主任边说边含住了另一边的乳头,又是一阵电流划过,“啊”我情不自禁的一声娇喘,突然李主任好像收到了信号一般,一口含着一个乳头,另一只手轻轻的拨动着另一个乳头,还有一只手缓缓探向了我的下身,翻起我的短裙,隔着丝袜和内裤轻轻摸到了我的小穴。
  3个最敏感的位置被同时刺激着,我似乎一下子忘记了疼痛,大脑一片空白,身体在一阵阵的刺激下感觉整个人都在向下坠落。
  “嗯…不要…啊…嘶…啊”我开始无意识的呻吟着李主任听到我开始配合他的动作呻吟,更是兽性大发“小瑶,你也挺骚啊,下面都湿透了”说着把我的丝袜和内裤都拉到大腿边。
  “不要啊,求你了,真的不要,求你,你要问什么,我都告诉你!”我突然好像恢复了神智一般,大喊着同时剧烈的挣扎起来。
  “我已经忍不住了,你晚点再告诉我吧,嘿嘿”李主任说着飞快的站起来,三两下就脱掉了裤子,他下面那根阴茎好像士兵一样直挺挺的站着,青筋暴起,龟头已经因为充血红的发紫了。
  李主任跪在地上,抬起我的双腿,我无力的晃动着两条腿,却根本无法挣脱他的手掌。
  “求求你了,求求你了,不要啊!啊啊啊啊啊”我不断的哭喊尖叫着,期盼能有人来救我。
  李主任扶着阴茎,用龟头缓缓摩挲着我的小穴“太湿了,小瑶啊,其实你也想要了吧”
  小穴传来一阵阵的刺激感,我努力维持着自己的神志,不让自己沦陷,“啊~”突然一下,小穴瞬间感觉被填满,阴道壁内传来一股带着强烈刺激的舒适感,从下体经过全身,传到大脑,我再也无力维持自己的神志清明,堕入了无边地狱……
  “嗯…嗯…啊…噢…啊”我无意识的伴随着李主任的抽插,开始呻吟,一浪接一浪的刺激,让我的阴道不断的收紧,想要紧紧的包住李主任的那根阴茎。
  “小瑶,啊…太紧了,你的小穴太紧了”李主任喘着粗气,一手扶着我的腿,另一只手不断揉搓着我的胸。
  啪~啪~啪,房间里回荡着男人粗重的喘息,和女人娇羞的呻吟以及肉体碰撞的声音。
  “嗯嗯,啊啊,快点,啊,快点”我语无伦次的喊着,下身带来巨大的满足感,不断刺激着我的身体,此刻我放下了一切,李主任一下比一下用力,狠狠的撞击着我的下体,阴茎仿佛也越来越粗壮,不断摩擦阴道壁,一次比一次强烈,龟头已经顶到了我的花心,肉体强烈的愉悦感,让我感觉快到极限了。
  “欧~小瑶啊,你的逼这么紧,肯定没怎么被干过吧,今天就让爸爸狠狠的操死你!”李主任几乎是低吼的说着“啊…啊…李…爸爸…快点,我要不行了”我的身体已经无意识的反弓起来,一只手抓着李主任的手臂,另一只手揉着自己的奶子“啊,爸爸,啊啊…啊…啊……”突然我就像洪水一般,一泻千里,阴道急剧的收缩,强烈的快感袭遍全身,大脑一片空白,全身像泄了气的皮球一般瘫在地上,我喘着粗气,感觉心脏在剧烈跳动着。
  “这就不行了?喋喋”李主任怪笑着,突然一阵加速大力抽插,“啊…………”我尖叫一声,阴道再次被加倍的刺激,第二波高潮袭来,我感觉自己已经被干到无法呼吸了。
  “吼~吼~操死你!操死你!”李主任几乎是怪吼着,突然一股暖流射入我的子宫,李主任的阴茎在阴道里强烈的跳动着。
  我无力的躺在地上,喘着粗气,心脏仿佛要跳出胸膛了,我任由李主任那恶心的嘴吻着我的身体,李主任缓缓的抽出依然硬挺的肉棒,上面还带着透明的液体,他慢慢站起来,嘿嘿冷笑着,“真TM骚货”随口说了一句,然后转身拿出餐巾纸开始擦拭。
  我的眼泪突然夺眶而出,羞愤,难过,仇恨,所有的情绪涌上心头,双腿无力却又不由自主的颤抖着,李主任穿好裤子,拉开窗帘,外面已经是深夜,他点上一支烟,狠狠的抽着。
  窗外的冷风吹了进来,我感觉全身一阵颤抖,突然发现力量回来了,不知是因为冷风还是因为药效过了,我悄悄地把内裤和丝袜穿好,慢慢的起身,摸到李主任的背后。
  “小瑶啊,你如果想得通,以后就跟着爸爸,爸爸不会亏待你的…咦?你怎么?”李主任说着转过头,正巧看到我出现在他背后,他一阵惊愕,还没反应过来,我猛的拿起边上的瓷瓶,狠狠砸在他头上。
  “爸爸?我让你爸爸!我让你爸爸!老娘弄死你!”我一下又一下猛击李主任的头部,一直到他彻底倒上地上,一动不动为止,狠狠的踹了几脚才稍许解气。
  然后我从房间里找到了我的背包,不出意外,U盘已经不见了,好在其他东西都在,我悄悄的溜出办公室,教学楼已经一片死寂,只有远处的学生宿舍还有些许灯光,我找到一处矮墙翻了出去,赤脚跑了三四个路口才敢打车,司机看我头发散乱,衣衫不整,还关心我是不是出了什么事,我什么都说不出去,只能坐着默默的流泪,终于到了家,我在社区边的药房买了避孕药,药房的医师也是一脸怪异的看着我,我跑回家,冲进浴室,一遍又一遍的冲洗着自己的身体,眼泪断了线一般止不住的流淌,委屈,羞愤,恨意,所有的情绪都融为一个词——复仇!
【完】